1. 免費咨詢

      400-178-6177

      手機
      微信
      網站導航

      當前位置: 易加盟>加盟資訊>熱點資訊>正文

      教培行業嚴監管之下培訓需求如何疏導?專家解析治理趨勢

      來源:互聯網

      更新時間:2021-08-10 14:46:28

      閱讀:231次

      近年來,教培行業問題層出不窮,尤其在資本涌入后,更是亂象頻發,違規經營、虛假宣傳、違規收費、販賣焦慮等一系列問題屢屢被曝光。

      在此背景下,教培行業的“雙減”文件正式出爐。7月24日,據教育部網站消息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近日正式印發《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》,從全面壓減作業總量和時長、提升學校課后服務水平、全面規范校外培訓行為、大力提升教育教學質量等方面給出30條具體意見。

      saf-1.jpg

      教培機構雖然已被要求整頓,但培訓的需求始終存在,尤其在目前的升學制度下,很多家長仍然希冀孩子獲得更高的分數,進入更好的學校。那么,如何來疏導這種需求?如何讓需求得到合理的釋放?

      8月4日,南都《灣區大錢進》邀請國海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陳洪斌、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、廣東東方金源律師事務所資深合伙人金焰做客直播間,共同探討相關問題。

      南都《灣區大錢進》直播間:依次為主持人南都記者黃良東、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、國海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陳洪斌、廣東東方金源律師事務所資深合伙人金焰。

      下載.jpg

      行業亂象由來已久

      在熊丙奇看來,教培機構存在不少老問題。首先,沒有合法的資質,違規違法經營。2018年**對教育培訓機構開始清理和整頓,當時全國各地對無證無照、有照無證的教育培訓機構進行清理后發現,真正有辦學許可證和營業執照,也就是證照齊全的校外培訓機構在很多地方只有20%到30%。

      其次,培訓機構除了必須要有合法的資質之外,還必須合法經營,但之前有不少合法機構在經營過程中存在虛假宣傳、違規收費等侵犯消費者合法權益、不按承諾來兌現課程服務的問題。

      熊丙奇說:“有些機構違規收費,因為培訓機構實行的是預付款經營模式,即交了費再消費,有些機構經營不善后,便破產關門、卷款而逃,引發了很多的退費糾紛?!?/p>

      再次,他認為培訓機構一直以來存在著提前教育、超前教育的問題。培訓本來是為了滿足差異化的選擇,比如說學生在學校里面跟不上老師的教學,或者有特長的學生在學校得不到充分的發展,教培機構應該是去滿足他們補差和培優的需求。但是這部分學生只是少數,可能只占整體學生人數的10%-20%,但培訓機構為了做大自己的規模,增加體量去搞提前教學與超前教學,綁架了學校教育。

      “本來學生是在學校跟不上學習的進度,才去培訓機構,但是結果現在所有學生都去培訓機構了。你如果不去的話,別人先學了,學校不教你怎么辦?部分培訓變成了全面培訓,已經成為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?!毙鼙嬲f。

      資本涌入后產生諸多新問題

      近年來,在線教育的發展踏上了快車道,不過一直不溫不火,畢竟線上教育局限較多,不能替代線下教育。

      然而,2020年疫情暴發后,線下教育機構被叫停,大量教培機構轉向線上,隨后很多資本看中線上教育,涌入教培機構,尤其是以線上教育為主的教培機構。在2020年疫情催生的機遇下,多家在線教育公司一年內完成了十多億甚至數十億美元的融資,令人瞠目結舌,此前互聯網公司IPO也未必有如此大的規模。

      公開數據顯示,2020年,整個教育行業共發生238起投融資事件,整體融資金額達到了超680億元的驚人數字。

      2020年雖然堪稱在線教育的春天,但也帶來了一系列的新問題。熊丙奇說:“資本進入后,當然是進行資本化運作,燒錢營銷,以帶動整個行業的營銷成本,把別人‘燒死’,把一家獨大的公司或幾家獨大的公司搞成‘獨角獸’。如此一來,無異于制造整個行業的惡性競爭,也引發了社會極大的焦慮,由此導致整個社會對教培行業產生了強烈的質疑?!?/p>

      資本訴求與教育公益性相悖

      教培行業并非近年才出現,早在很多“70后”或“80后”的幼年時期,便已出現培訓機構。彼時,幾個家長組織,或者數名老師小規模地舉辦一家機構,幫助學生學習。

      陳洪斌認為,剛開始多少還有一些雙贏、共贏的意義在里面。但是在我國發展到工業化后期,金融資本逐漸強大起來以后,資本就開始在各領域尋找逐利空間,包括互聯網和其他方面。

      資本如果進入到一個行業里,它基本有兩個訴求:**,回報越大越好;第二,穩定而長期的回報。

      那么,在教育領域內如何滿足這個訴求?陳洪斌介紹,其實在各個領域,資本的表現都是一樣的,就是傾向于壟斷。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拿到**大的利益,壟斷所有的資源。在全球范圍內,金融資本進入到任何一個行業,比如醫療、教育以及養老產業,這都是它的根本訴求,無一例外。

      陳洪斌說:“所以,孩子在教育中需要的所有資源都得為資本所用。他們愿意花五百萬挖一位老師,甚至花一千萬讓老師將學科內容也帶進來。對于資本來說,這些都是小數目,只需要算賬,確保能夠掙回來?!?/p>

      資本在教育行業的壟斷,后果不止于此。金焰表示,資本介入后會導致行業競爭加劇,獲客成本上升,同時企業很多會因為價格戰而倒閉?!百Y本,一旦采用‘互聯網+’的形式,在任何一個行業都是從開始的燒錢,到**終會形成一定程度的壟斷。所以教培機構被互聯網化之后,也會出現這種情形:很多企業倒閉或者成本上升,慢慢形成寡頭?!?/p>

      金焰認為,教培機構的出現客觀上加重了家長的負擔,家長變相地被綁架進來了,家庭開支除了房貸之外,**大的開支就是課外輔導。在**提倡生三娃的背景下,如果教培機構還是這么大規模,家長可能就沒有精力和資金去生下一個了,這勢必會加重我國的老齡化。

      “所以,**對教育機構采取這種措施,不僅是因為它的亂象,更是為了減少每一個家庭撫養孩子的成本。而且,過分的教育完全沒有必要,還浪費了很多資源?!苯鹧嬲f。

      嚴監管政策出臺跡象早已顯現

      此次嚴監管政策的出臺,事前早有跡象顯現。

      今年2月,教育部網站公布時任教育部黨組書記的陳寶生在2021年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,其中提出,2021年要大力度治理整頓校外培訓機構,減輕學生和家庭負擔,把學生從校外學科類補習中解放出來,把家長從送學陪學中解放出來。

      今年3月,在全國兩會期間,部分政協委員與人大代表就對培訓廣告滿天飛、販賣焦慮、師資存疑等教培亂象提出質疑,甚至有政協委員建議徹底取締校外培訓機構。這個頗為嚴厲的說法,迅速成為社會的熱門話題。

      熊丙奇表示,業內很多人認為“雙減”政策的措施實際上超出了很多機構的預期,因為此次一系列的組合拳非常嚴厲。當然,具體能不能起到減負的效果,還有待觀察。但是之前的教育機構的問題,確實值得整個行業關注的。

      陳洪斌補充道,要透過表象看到本質,**打擊的根本就不是在線教育或者是校外教育?!耙驗檫@些資本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為了教育。學科類教育對于孩子的前程至關重要,資本在孩子通往前程的必經之路上壟斷資源,設置障礙,掐住關鍵的學科教育領域,掌握孩子所有的資源,這才是資本的根本訴求,這才是**現在規范和打擊的問題?!?/p>

      焦點

      培訓需求如何疏導?

      教培機構雖然已經被要求整頓,但培訓的需求始終存在,尤其在目前的升學制度下,很多家長還是希望孩子獲得更高的分數,進入更好的學校。那么,如何來疏導這種需求?如何讓需求得到合理的釋放?

      熊丙奇建議,首先,學校要提高教育質量,進行差異化教育和個性化辦學,盡量提供差異化選擇。其次,社區和學校應履行更多的教育職責,比如說寒暑假、節假日、雙休日提供托管服務。

      “如果這些服務不提供或者提供的服務質量不高的話,孩子能去哪兒呢?相關需求可能就會轉到地下,轉成私教。畢竟頭部機構雖然沒有了,但培訓人員還是存在的。然而,請這些培訓人員來進行家教,可能會出現更多的問題?!毙鼙鎿?。

      教培行業需要的是一個綜合性治理,而這是一個系統性工程。熊丙奇預測,接下來一到兩三年時間,就會有具體的細化內容以及更加配套的措施來推動政策的落實,由此真正達到“雙減”效果。

      來源:南方都市報,采寫:南都記者 王玉鳳 黃良東

      免責聲明
      本文推薦【教培行業嚴監管之下培訓需求如何疏導?專家解析治理趨勢】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。本站對作者上傳的所有內容將盡可能審核來源及出處,但對內容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。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其真實性及合法性。如您發現圖文視頻內容來源標注有誤或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,本站將及時予以修改或刪除聯系編輯QQ:1104145217。

      上一篇:優勝教育求援等來回復:桔子樹藝術教育創始人王軍凱伸出援手! 已經最后一篇

      爱色小萝莉导航我爱啪啪啪亚洲色综合高清无码av主播自慰棒插穴自慰 爱色小萝莉导航我爱啪啪啪亚洲色综合高清无码av主播自慰棒插穴自慰
      百度 好搜 搜狗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